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全国期货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全国期货配资

全国期货配资:“老后破产”的日本老人:我根本不想要什么长命百岁

时间:2019/5/18 18:44:51  作者:  来源:  查看:16  评论:0
内容摘要:  “希望自己快点死,死了就不用担心没钱了”。  日本的田代先生淡淡地说出这句话,但你绝对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他还笑容满面地推开门,对着镜头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好,今天也请多多关照。”  对了,他今年83岁。  从门厅进去,眼前是一个3张榻榻米大小的小厨房。房间在里面,约6张...
  “希望自己快点死,死了就不用担心没钱了”。

  日本的田代先生淡淡地说出这句话,但你绝对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他还笑容满面地推开门,对着镜头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们好,今天也请多多关照。”

  对了,他今年83岁。


  从门厅进去,眼前是一个3张榻榻米大小的小厨房。房间在里面,约6张榻榻米大小。整个住处,加起来也不足10张榻榻米大,很狭窄。可能是没收拾的缘故,垃圾散乱,被子也没叠,田代先生像是把杂物都堆到了里面的房间里。

  “到这岁数啊,知道乱也懒得收拾了。没心情,也没力气了。”田代先生很不好意思地说道。乍看之下,田代先生很年轻,身材细长,根本不像80多岁的人。但在听他讲话的过程中才得知,这种“苗条”,实为节衣缩食所致。

  他的日子过得很艰难,每每两个月一次的养老金发放日没到,就已经没钱买吃的了。“到下一个养老金发放日还有几天吧。所以现在,几乎已经没什么钱了。一点一点算计着,吃事先买好的凉面。”他把面条拿出来,是100日元左右两把的凉面干面条。


  “几个月前吧,没交电费,电就给停了。刚好我想节约生活费,所以从那以后就没再通电。”

  你能看到的是,在东京港区,有着繁华的闹市,六本木、表参道,这些地方因穿着时尚的年轻人而热闹非凡。

  你同样能看到,也是在这个区域,孤身一人生活的老人很多,受孤立的情形也特别严重。

  “希望自己快点死,死了就不用担心没钱了”。日本NHK电视出品的《老后破产:所谓“长寿”的噩梦》纪录片中,田代先生说出了这句话。语气轻描淡写,但又充满绝望。

  而他,也只不过是日本万千“老后破产”里的一员:

  建筑公司的老板娘在独子过劳死、丈夫病逝之后顿失依靠,有病痛不敢看病,只求节省开销……

  宠物店老板关掉店铺专心护理重病的母亲,送走母亲后却无法再次就业,只能卖掉与母亲共同生活的房子以维持生计……

  中年失业的子女,仰赖双亲的养老金过活,最后却两代人双双破产……

  “老后破产”问题不只冲击65岁以上的老人,更进一步蔓延至工作人口。经济衰退、收入减少、物价上涨的危机纷至沓来,年轻人就业困难,中年失业的上班族难以再次进入职场……如果不能认清现状,寻求解决之道,那么,不管你现在几岁,都将成为“老后破产”的预备军。


  而现如今,短缺的养老金又为老百姓在忙乱的工作中再添了一笔愁思:我,是否能跑赢衰老和病死拿到养老金?

  日本:“我根本不想要什么长命百岁”

  有存款,有房子,有年金,为什么还会“老后破产”?

  2014年9月,持续关注日本社会问题的NHK特别节目组制作播出了《老人漂流社会——“老后破产”的现实》,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反响。结合大量未能剪入节目的素材与节目播出后的反馈,汇成了《老后破产:所谓“长寿”的噩梦》这本书。

  如同纪录片一样的冷静笔调,让人在一个个案例中不断尝试寻找当事人老年贫困的原因,却一次又一次地堕入更深的忧虑:

  如果说开篇的田代先生是因为没结婚、没生子,那么接下来已婚无子的山田先生说明只结婚不行;已婚有子的菊池女士说明这样也不保险,因为孩子一辈子没结婚;终于有已婚有子、孩子也结了婚的案例,而远居的儿女,也并未能对老人的贫困伸出援手……

  该书还指出,如果非将老龄贫困做出个人层面的归因,那么只能指向伴侣缺位带来的独居——毕竟,两口子之中,总会有一个先走。

  在日本,孤身生活的老龄人口已经逼近600万人,且约有一半人的年收入低于生活保护标准。其中,接受生活保护的只有70万人。剩下的,除有储蓄、存款等足够积蓄的老人之外,粗略估算,约有200余万独居老人没有接受生活保护,只靠养老金生活。


  图片来源:《小偷家族》剧照

  曾荣获第71届法国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金棕榈奖的电影《小偷家族》里,有一幕让人唏嘘不已:奶奶初枝去世后,“家人”在屋内埋尸,随后取出她仅剩的养老金。单薄的温情外套被扯下后,把一家人联结起来的条件赤裸裸地展现给了观众。


  图片来源:《小偷家族》剧照

  奶奶初枝是日本典型的“下游老人”,即没收入、没储蓄、没有可依靠的社会关系的老年人,他们或因疾病或意外花光了钱,或失去了原计划的收入,或在中老年时离婚。

  电影描述的,也只不过是日本“下游老人”的一个缩影,和面对贫困潦倒、孤寂晚年的下游老人希冀获得一丝温暖与照顾的现实写照。

  更极端和令人心酸的现象确是,为了获得免费的食物、住处和医疗,日本老人宁愿变坏进监狱养老。

  据日本警视厅2015年度《犯罪白皮书》显示,2014年与1995年相比,老年人犯罪总数增长约4.6倍。


  “我84岁时第一次入狱。入狱前我一个人靠福利过活。”一位东京的老年罪犯如是说。

  日本一直是一个老龄化非常严重的国家(全球排名第一)。根据2018年日本政府公布的数据,日本共有3560万老年人口,约占总人口的28%。在老龄化的同时,老年人的平均寿命在不断上升,因而日本社会对于养老金的需求是巨大的。而这部分需求需要由养老金的不断增值来保障,否则将造成巨大的养老金缺口。


  日本的养老金分为三大体系:公共养老金制度,企业补助养老金制度和个人储蓄养老金制度。这三部分的构成,让日本的养老基金制度能够一层又一层地进行叠加来保障国民的基本生活。


  1、第一层次是将所有国民都纳入保险范围的国民年金。20岁以上在日本拥有居住权的所有居民(包括外国人)均强制性纳入该制度,自己和国家对半缴费。参保者缴费满25年以上,即可在他们65岁时获得养老金领取资格,缴满40年可获取最高金额养老金。

  2、第二层是企业的员工缴纳的厚生年金保险,相当于我们俗称的企业年金。这一部分与个人收入挂钩,参保人每月缴纳的保费是工资的固定比例,从2017年9月开始,该比例为18.3%,雇主和雇员各承担保费的一半。

  3、第三个层次是各种基金产品等。这一部分具有可选择性,企业或个人可选择加入与否,被归类于非公共养老保险。

  其中的前两个层次加在一起,构成了当下绝大部分日本人的养老金。

  自1990-2000年,也就是日本“失去的十年”间,本国的股、债遭遇双杀,导致在2001年初养老金亏损高达2.3万亿日元。最终当地政府解散了原机构,成立了现在所熟知的日本政府投资养老基金GPIF,也是全球最大的养老基金。

  2001年以来GPIF投资收益率(截止2018Q2)


  从收益来看,GPIF投资组合的调整,带来的收益还是十分可观的。但是,到了2018年三季度,日本政府栽了一个大跟头。报告显示政府养老投资基金(GPIF)创下了市场化运作以来最大的单季亏损纪录,亏损达14.8万亿日元(约合9115亿元人民币),投资回报率为-9.06%。

  为了鼓励老年人就业,日本政府前几年就规定,不是说好了65岁开始领养老金吗,但作为老年人你可以自己选择是65岁或者67岁领,或者干脆等到70岁再领。你越晚领呢,每个月就可以领的越多,如此一来,如果你一开始基础养老金不足的话,可以再多干五年活,再多攒五年养老金。

  日本政府通过这样一波“骚操作”直接把65岁以上的就业人口比例再拉升一个台阶。可这样就够了吗?还远远不够!日本政府发现一方面养老金还是不足,另一方面劳动力也是不足怎么办,日本政府现在正在修法呀,想让70岁以上的老人继续工作。

  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噩梦:长期牛市也没能解决美国养老金问题

  美国缅因州的公共养老基金在过去9年中有6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回报率。然而,缅因州的公共雇员退休系统仍然缺少29亿美元,不足以支付所有退休人员未来的福利。

  “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弥补你失去的,而这需要很多很多年。”缅因州公共雇员退休系统(Maine Public Employees Retirement System)执行董事Sandy Matheson说,“然后你还必须用你没有的东西来弥补你没有挣到的。这,难比登天”。

  缅因州所面临的压力同样困扰着全美国的公共退休系统,即便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牛市也未能解决其中许多问题。

  养老金之所以处于如此糟糕的状况,原因很简单:养老金缺口的增速,快于手头上资产的增速。

  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两位数的股票和债券回报率让政府相信,它们能够承受广泛的福利增长。但在本世纪头十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他们所持资产的价值开始下降,尤其是紧随其后2008年的金融危机,更是让本就不富裕的资产包一缩再缩。

  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的数据显示,2008年和2009年,各州和地方的退休系统损失了28%的资产。

  美国公共政策智库American Legislative Exchange Council(ALEC)今年3月发布的报告指出,如果使用“更加现实的投资回报假设”以及“适当的无风险贴现率”计算,那么美国公共养老金的无资金负债(unfunded liabilities)目前超过5.96万亿美元。

  许多公共养老基金从长达10年的牛市中获益,但现在很多人都降低了对未来收入的预期。这种会计上的变化使他们的负债看起来更大,也预示着未来几十年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缅因州养老基金在上世纪80年代初假定长期投资回报率为10%,现在假定回报率为6.75%。如果这一比率仅比10年前高出1个百分点,那么预计的29亿美元缺口将减少一半以上,降至11亿美元,而其中大部分缺口必须在未来10年内偿还。但这可能吗?

  而在美国各地区中,伊利诺伊州、新泽西州等则面临着更大的缺口。摩根大通(110.77, -0.54, -0.49%)资产管理部门市场和投资策略主席Michael Cembalest指出,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一些州允许资金不足的情况,因此,尽管股市收益率高,也不足以弥补缺口。


  图片来源:ALEC


  如图所示,美国社会养老制度分为三类。虽然第一支柱是基本的养老支柱且强制征收,但其在美国整个养老体系中的占比仅在15%左右,第二、第三支柱才是美国养老金体系发展的重点和居民退休后主要保障的来源。

  在第二支柱企业年金部分,美国雇主为雇员支付的养老金分为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DB plan)与养老金固定缴款计划(Defined contribution pension plan,即401(K)计划确定的模式)。前者按月发放,由公司承担投资风险;后者为雇主每隔一段时间向员工的账户里发放,但由员工承担风险,并且在计划中获得的投资收入都可以享受税费递延。

  3月27日,美国政府问责局(U.S.GAO)发布的2016年美国退休储蓄报告显示,在5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48%的人没有在任何养老金计划中存入一分钱,余额为零。其中,29%的人既没有雇主给他们交过养老金,也没有自己交过养老金。


  过早地花费退休账户上资金、难以攒出更多养老钱、债务太多、未预料到的医疗支出、意外的提早退休等等,都让美国人的退休后生活变得“不再阳光”。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负债、啃老、难独立等问题,也让美国的老年人更难享受到天伦之乐。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年前的一项调查,现在25至29岁这个年龄段的人有33%仍然还和父母住在一起,这一比例甚至达到了75年来的最高水平。

  其中一位23岁的被调查者透露,他的所有朋友当中,10个中有9个仍然依靠父母。而这些年轻人往往都认为父母对他们的帮助是理所应当的。

  此前BBC新闻甚至爆出,美国纽约一对父母因为其30岁的儿子不肯搬走,赖在家里“啃老”,而把他告到当地最高法院,希望让儿子离家独立。


  图片来源:美国CBS(48.38, 0.02, 0.04%)电视网

  美国个人理财网站Bankrate.com上月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当问及是否愿意牺牲自己的退休金来资助成年子女时,一半受访者选择同意,其中更多人选择多少会资助成年子女一些,这但无疑为他们以后的退休生活埋下了隐患;另一半人选择拒绝,其中9%的受访者更是称自己连退休金都没有。

  子女越晚独立,父母的经济压力就越大。这让美国涌现出了一个与日本一样的社会现象:老年人工作的比例越来越高。

  彭博此前援引美国资金管理公司United Income的一份报告表示,从1985年至今,美国超过65岁的老年人在劳动力市场的比例逐渐攀升,从最早的10%上升到最近的20%。


  你,会成为“破产预备军”中的那一个吗?

  随着美国婴儿潮一代年龄的增长,人口结构成为另一个问题。由于寿命延长和过去10年的退休潮,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大幅增加,而积极工作的人数保持相对稳定。

  缅因州的基金为活跃工人提供的服务与2008年相同,略多于5.1万人,而退休人员的数量则跃升了32%,达到4.5万人左右。这导致养老基金的资金流入和流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除了人口结构,这种现象对工作求职、社会趋势的影响也只会更大。尽管话题沉重,可早些认清现实与早作打算,总比无知者无畏要好得多。

  “我不吃,我不喝,我就要钱”。前期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中,苏大强的这句台词“义正言辞”地道出了老后一族的内心独白。他这辈子花了最多心思的事情,就是钱。


  图片来源:表情包行业资深人士“马里奥小黄”

  不是想方设法去干事业赚大钱,而是企图用厚厚几本事无巨细的账单逼儿女还钱,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伎俩向儿女讨钱,更因为虚荣无知所交的智商税被人骗钱。

  “作爹”归“作爹”,可苏大强千方百计想要买房、想要管钱、想要独立、想喝手冲咖啡的心理难道就完全错了吗?也许,不尽然。


  图片来源:表情包行业资深人士“马里奥小黄”

  他大半辈子没法“当家做主”的窘境,使得他更加寄希望于能在老婆去世后得到些许“补偿”,好让他“狂野”地享受老年生活可以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感觉,即便这个时间点,黄土已经埋到脖子后了。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可俗话还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如果苏大强没有“心系老爹”的大儿子孙明哲、没有有钱顾大局的小女儿苏明玉,而只剩下还没有被“温情感化”的苏明成,他是否会像《老后破产》里描绘的那样,成为“下游老人”?或许,现实的灿烈远比我们想想的都更加精彩和丰富。

  知乎用户“米粒妈”在《比中年危机更可怕的,是“老后破产”!》提到,老一辈的人很喜欢提前退休,仿佛谁提前退休就得了大便宜。

  她提到自己闺蜜的妈妈,退休前是特别出色的销售总监,年轻时开拓了大片市场,手下几百号人。可45岁以后就啥也不做了,每周去开个会就能继续坐拥丰厚的收入。那时候她过得风生水起,吃喝用度什么都得买进口的,买多贵的东西都不眨眼。

  后来,闺蜜妈妈觉得手里有三五百万退休也够了(那时候确实看起来不少呢),由于每周开会影响她满世界玩,所以干脆嗨嗨皮皮地提前退休了。

  可谁曾想,这几年通胀太厉害,手里的小几百万没买房,却被股市、小贷理财劫走大半,给她姥姥姥爷养老送终又花掉了剩下的存款。现在刚60出头,已经掉了好几个阶层,生活远没有当年硬气恣意。

  话已至此,作者抛出了一个结论:只要不退休,就能跟着通胀跑;一旦退休,停下来,就肯定跑不过通胀了。

  在这方面,日本政府已做足了功课。他们发现,一方面养老金还是不足,另一方面劳动力也是不足。咋办?修法呀。他们想让70岁以上的老人继续工作。正所谓“活到老干到老。”

  可到底存够多少钱才可以坦荡荡的走过天命之年、耳顺之年、古稀之年?


  美国人寿保险指南,一般而言,要想在退休后保持生活水平不下降,积攒的养老钱应是工作时年收入的十倍。

  比如一个人的年收入是50000美元,与之相匹配积攒的养老钱应该是500000美元(近345万人民币)。有了这样数目个人积攒的养老钱加上退休后领取的社会安全金,退休后生活才能有安全的保障。

  去年,富达国际联合蚂蚁财富在中国做了一个样本容量近3万人的调查,得出了一个结论:年轻一代(35岁以下)希望过上舒适的养老生活,在不考虑投资的基础上,至少需要163万元储蓄资金。

  所以...你存够钱了吗?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全国期货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