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多少钱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多少钱配资

多少钱配资:朱云来:改革开放成就历史 面向未来更新篇章

时间:2018/12/8 18:57:56  作者:  来源:  查看:42  评论:0
内容摘要:“我们的中国特色特在根据中国的情况,自己探索了一条路,怎么样从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而且根据自己的国情会有很多具体的设计,根据我们的情况我们怎么系统的更好地发展,但关键的一点是,和世界的主流应该是一致的,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我们走的是一条市场化的道路。”金融专业...
“我们的中国特色特在根据中国的情况,自己探索了一条路,怎么样从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而且根据自己的国情会有很多具体的设计,根据我们的情况我们怎么系统的更好地发展,但关键的一点是,和世界的主流应该是一致的,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我们走的是一条市场化的道路。”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在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主办的“2018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

  朱云来认为,中国的快速增长,一个重要因素是世界上技术发展到了一个相当的阶段,中国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思维,也赶上了可以将科技应用系统性实现的过程。

  朱云来进一步阐述,今天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过去的技术在应用中不断进步,再往前走,可能会遇到更多挑战,从复制到创新的调整,包括经济本身调整的道理也不太一样了。出口可以占领这个市场,短期能够迅速提升的空间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我们需要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的发展,包括系统体制上更为完善。吸收改革开放40年积累的很多经验,将这些经验变成更为系统的体系,这对我国未来的发展具有很重要的奠基作用。

  朱云来不认为80年代的改革仅仅是一场“自下而上的改革”。他表示,自下而上的参与,加上上下之间的互动,互相交流,迅速地总结地方的经验,迅速地把它变成一个更为系统的政策,有这样的互动才能推进改革的发展。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波明:转到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先生,改革开放40年,你的感受是什么?

  朱云来:他们都是直接经历了改革的不同阶段,我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感受,看这40年的变化巨大,去年的产值83万亿,在1978年是3679亿,名义GDP的产值是200多倍,真实GDP,按照每年实际达到的,40年平均9.5%左右的增长,40年将近四十倍,变化巨大。我们把这段历史的变化放到世界历史的背景里看,从公元元年开始一直到现在,最后二百年是最大的变化,在最后这二百年里,最近三、四十年是变化最大的过程。当时这么大的国家,能够做这么巨大的转变,就像刚才那张照片反映出来的,看似一个很小的细节,最终定格在历史上,它反映了整个时代的巨大的变化。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可以积极向世界学习,敢于开放,敢于学习。发展中一系列的问题,又有一批一批的人不断地解决,有些问题解决了,有些问题可能到今天还没解决,但至少不断地在寻找更系统的更适合我们的解决方式。这样历史的变化,确实让人惊叹。

  当然之前的快速增长是有道理的,因为世界上技术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从1800年以后,工业化时代开始,一系列现代科技的发明、发展,从发明到真正系统化的应用,通常有五、六十年到一百年的时间,中国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思维,也赶上了科技应用可以系统性实现的过程。我研究了一下我们的劳动生产力,1978年中国的人均劳动生产力是382元人民币,到今天,按照真实GDP计算是9076元人民币,几十倍的增长。这个增长怎么来的?跟我们改革开放引进国外先进成熟技术并迅速系统地应用有关系,这是世界工厂很重要的一个道理,同时也产生了非常大的效益,过去一个农民种地挣不了几块钱,但现在到了工厂,从做服装,做鞋,到后来有相对中高端的产品,为什么会实现?有我们的努力,有我们及时地调整,当然也有系统学习应用科学的背景。这对今天也是有指导意义的。我们从过去的快速增长,数量的胜出,转向接下来如何能够在技术水平上提高,系统全面的应对未来新的发展,调整过剩的东西,随着技术进步越快,创新的挑战也是越来越大。

  借助改革开放40年的回顾,我们往前看,伴随不断发展不断进步也许会产生新的问题新的挑战,我们需要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的发展,包括系统体制上更为完善,吸收改革开放40年积累的很多经验,把经验变成更为系统的体系,这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具有很重要的奠基作用。

  王波明:就是说80年代的改革,甚至往后走很多,都是自下而上的改革,不是一个顶层设计的结果?

  朱云来:自下而上的参与,加上上下之间的互动,互相交流,迅速地总结地方的经验,把它变成一个更为系统的政策,有这样的互动能够好的推进改革的发展。


  最后我想说说“中国模式”,前不久有很多讨论,说中国模式或者中国特色。中国特色“特”在什么地方?我们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看看我们过去改革走过来的路,我的感觉是,说中国特色并不意味着别人搞完全的市场经济,我们要搞半个市场经济,或者我们搞不完整的市场经济。我们的中国特色特在根据中国的情况,自己探索了一条路,怎么样从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而且根据自己的国情会有很多具体的设计,根据我们的情况我们怎么系统的更好地发展,但关键的一点是,和世界的主流应该是一致的,我们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我们走的是一条市场化的道路。

  王波明:通向市场化的道路,你觉得有特色,是吧?

  朱云来:对。

  王波明:但最终的目标是一致的。

  朱云来:对。

  王波明:好,讲改革开放40年的事,再讲两天两夜也讲不完,正正经经的改革开放40年快就到了,我们只能在这儿致敬一下改革开放40年,翻天覆地的变化,所有人都是受益者。感谢大家的参与,我们这个环节结束。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全国期货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